pk10开户

东北国企发展闯出混改新路子

2020-01-06 11:10 来源:未知 作者:石家庄生活网
东北国企发展闯出混改新路子

记者近日在东北采访了解到,东北各地加快推进国资国企改革,推动国有资本布局优化调整,通过引进民企等战略投资者、去杠杆重组、央地融合发展等模式,多方探索混改新路,破解历史遗留问题,优化法人治理结构,打破体制机制桎梏,让老国企焕发新活力,在振兴中发挥龙头带动作用。
 
解放思想 大胆让民资控股
 
近日,记者在位于沈阳市铁西区的东北制药采访看到,整洁透明的玻璃车间内,工人们忙前忙后,智能化生产线上不停传送着一排排各种颜色的药瓶。
 
这家一度亏损严重、举步维艰的老国企,引入民企辽宁方大集团不到两年,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2018年营业收入同比增长31.54%,归属于母公司股东净利润同比增长64.04%;2019年上半年,在市场价格探底、消化当期员工收入和福利投入大幅增加等因素基础上,总营收仍然同比增长9.65%,归属于母公司股东净利润实现同比增长18.92%。
 
企业效益怎么样?员工待遇最能说明问题。
 
“真没想到,我们一线工人能这么快尝到甜头!”东北制药207分厂提取二工段工人王清涛说,混改后他们的工资、各项福利都有增加,平均薪资比之前增长61.81%,完成任务,父母每月还能额外得到厂里发放的1000元孝敬金。
 
东北制药是我国民族制药工业的摇篮。不过,受制于体制机制落后、历史包袱沉重等一系列因素,一度陷入竞争乏力、经营不善的境地。
 
2018年,沈阳市抓住东北制药为筹集VC项目搬迁资金在资本市场定向增发的契机,将其定为全市混合所有制改革试点企业。并进一步解放思想,确定在完全市场竞争类企业中,国资可以退出第一大股东地位、打通社会资本进入通道、促进体制机制转变的重大决策。最终,东北制药引入辽宁方大集团作为战略投资者,辽宁方大集团依法依规增持公司股票,成为控股股东,建立起国有、民营和社会持股的混合所有制结构,构建了“所有者监督、经营者负责”的全新治理模式。
 
民营、国有、社会三方出资人通过上市公司“三会”履行职责,形成有效的决策制衡机制。从原来干部身份转为职业经理人的东北制药董事长魏海军告诉记者,这次混改,着眼于股权结构“真混”、体制机制“真改”,全面植入辽宁方大集团“前有金山,后有老虎”式激励机制,构建了“创造分享,干到给到”的分配机制,从源头破解老国企经营权责不清、思想上等靠要、工作效率低下等痼疾,实现国企和民企优势相融相促、1+1>2的化学反应,全面激发了企业内生动力。
 
不仅如此,辽宁方大集团还参与了沈阳国企中兴商业的混改,成为中兴商业的大股东,向公司输入市场化管理模式、商业模式、创效模式,促进企业提升精细化管理水平,进一步完善经营布局,提升企业竞争力。
 
混改打破用人机制“铁交椅”,打破分配机制“大锅饭”“一碗粥”,管理更加细化严格。“各项制度不仅是挂墙上,而是真正落地了,一视同仁执行到位。”记者翻开东北制药一本厚厚的奖惩考核记录本,上面一条条处理结果清晰明确,上自企业领导,下至基层干部,奖罚分明,绝不含糊。有的企业干部因考核不合格,就地免职待岗培训。
 
破釜沉舟 主动去杠杆重组
 
东北是国有经济重镇,曾为中国工业化进程和经济发展做出过重大贡献,但一些企业办社会、大集体等负担沉重,又在做大规模中不断增加生产投入,导致债务负担越积越重,财务杠杆越来越高。
 
2019年12月20日,中国通用技术集团与沈阳市政府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并举行沈阳机床集团、沈机股份重组落地揭牌仪式。
 
“几十年一轮回。作为沈阳地方国企的沈阳机床,改革开放前就是央企,经过近期司法重整,又成为央企旗下企业。”沈阳机床集团干部职工告诉记者。
 
沈阳机床集团被誉为机床行业“巨无霸”,曾于2011年跃居全球机床行业第一名。但因缺乏核心技术,近些年来在国外产品冲击下陷入困境,资产负债率接近80%,有一年,公司22个账号里的钱累计不到5000元。
 
“借新债还旧债,负债数百亿元,财务成本急剧上升。”沈阳机床集团有关人士分析,高杠杆必然带来结构性亏损,每年为债主打工,本已微薄的利润难以支撑脆弱的资金链和高昂的财务费用。
 
2019年7月,经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沈阳机床集团进行司法重整。11月,随着纾解沉重债务、剥离低效无效资产、处理历史遗留问题的攻克,沈阳机床集团及其旗下的沈机股份,正式由中国通用技术集团重组。
 
“要通过重整使中国机床排头兵企业轻装上阵、涅槃重生。”中国通用技术集团有关负责人表示,集团与沈阳市政府及相关部门成立专门领导和工作机构,扎实推进相关重整计划和重整投资协议的落地,促使企业治理结构快速调整到位,促进中国机床装备制造业发展,助力老工业基地振兴。
 
而东北特钢集团也通过引入沙钢集团实施混改,实现了新生。“一些员工曾对企业前途担忧,甚至有辞职的,但重整的推进,让他们的心渐渐安稳了下来。”东北特钢集团大连特钢公司炼铁厂厂长白冰洋说,“混改后,新入主的战略投资者推进‘严细实’管理新机制,提高信息化水平,各项生产逐步恢复正常,生产任务日益饱满,高级线材的日产能已经超过设计产能,车间效益不断提升。”
 
“每年营业收入150亿元,但因高负债带来的财务费用就高达30亿元,如果不去掉杠杆予以重整,一个屡创辉煌的特钢龙头企业、产品仍有市场竞争力的企业,就要关门。”辽宁省国资委副主任徐吉生告诉记者,东北特钢闯出了一条改革新路,沙钢集团注入45亿元资金,不仅解决了债务问题,也通过混改带来体制机制的变革,让老企业焕发了新活力。
 
全国重工龙头企业北方重工集团,2019年也通过重整引入辽宁方大集团实施混改,去掉过高的债务,推动企业经营效益不断改善。“以前企业债务高、效益低,工人每月到手的工资也就两三千块钱,人浮于事、慵懒散现象突出。”北方重工集团结构件分厂副厂长荣思亮告诉记者,“混改后每个人责权利都捆在一起,工作量贴在墙上公示,多干多得,干到给到,大家有奔头儿了,每天铆足了劲儿干!”
 
深度联姻 央地合作正酣
 
碧波荡漾的渤海和黄海,沿岸分布着辽宁沿海港口群:大连港、营口港、盘锦港、锦州港、葫芦岛港、丹东港,分布着20余个规模化港区和作业区。由于利益主体不同,港口快速发展中暴露出无序竞争、功能重叠、资源分散等问题。一些港口不惜压价揽货,未能形成整体竞争力和合理分工。
 
五个手指捏成一个拳头才有力量。早在21世纪初,辽宁就谋划整合全省港口资源,科学配置资源提升整体竞争力,逐步形成以大连港、营口港为主的港口运营格局。其中,大连港投资锦州港,为第一大股东;营口港投资盘锦港和葫芦岛港绥中港区。随着老工业基地振兴战略的推进,建构东北亚航运中心的目标任务日益凸显。
 
2017年6月,招商局集团与辽宁省政府启动辽宁港口整合工作,以央地合作新模式,发挥双方优势,促进一体化融合发展。2019年1月,招商局集团与辽宁省携手整合大连港与营口港,挂牌成立辽宁港口集团,打造中国北方新的港口航母,助推辽宁沿海经济带协同发展,带动东北三省、内蒙古自治区等腹地经济出海。
 
有关人士分析,中央企业与地方国有企业“混改”,建构起招商局集团控股,辽宁省国资委、相关市国资委分别持股的股权结构,旨在引入中央企业先进管理理念和经验,利用优质存量资本引进增量资本,把辽宁港口做强做优。
 
招商局集团有关负责人表示,作为跨区域、跨产业的“央地合作”重大工程,巨量整合规模在港口发展历史上是空前的。

上一篇:西部哪个省经济总量最高        下一篇:没有了

上一篇:西部哪个省经济总量最高

下一篇:没有了

热门搜索
秒速赛车投注 幸运时时彩 江苏11选5 159彩票 秒速赛车网站 天天乐棋牌 159彩票 秒速赛车网站 秒速赛车网站 秒速赛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