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k10开户

宠物经济风口,宠物医疗的矛与盾

2020-09-03 16:01 来源:未知 作者:石家庄生活网
宠物经济风口,宠物医疗的矛与盾


伴随着孤独文化的肆虐,宠物经济持续升温,宠物愈发成为人们生活中的一部分,而经过二十多年来的市场规训,我国宠物行业已经初具规模。

数据显示,目前国内宠物市场的规模超2000亿,年平均增速近20%。市场红利涌现的背后一条完整的产业链也在逐渐形成,叠加嗅觉敏锐地资本积极布局,宠物经济赛道上的各大细分领域也在一路上扬,未来市场将进一步做大做强。

但就宠物医疗这一赛道而言,国内宠物医院专业性的严重不足和缺乏标准化管理,使得各种矛盾交织演变。

数据显示,2018年全国有近10万名宠物医生,而取得执业兽医资格证的人员不足6万人,不止于此,伪造营业执照等现象在宠物医疗行业尤为突出。

一面是蓬勃生长的宠物市场,一面是良莠不齐的宠物医疗现状,未来的宠物行业将何去何从?

资本锚定VS乱象横生

纵观宠物行业的整个产业链,宠物医疗作为其中一条赛道,占比超过20%,以高瓴、、红杉等为代表的资本先后杀入该赛道,一批以宠物诊疗连锁企业应运而生。

资本的锚定让宠物医疗行业开始释放由分散走向群雄逐鹿的信号,但相较于国外近百年历史的宠物生意而言,国内宠物医疗市场仍处于乱象横生的起步阶段。

最为突出的问题是,人才的短缺。就宠物行业人才需求而言,人才的短缺在未来十年或者更长远的未来都是个亟需攻克的难题。

一方面,缺乏宠物医疗行业的运营管理人才,另一方面,医学领域专业人才更是需求量巨大。尽管国内执业兽医数量逐年增加,但人才缺口短期仍难以补足。

其次,专业型人才的缺乏背后隐匿的是宠物医院资质的难达标。

一般来说,必须有3名或以上拥有资格证书的兽医人员才有资质开宠物医院,而且在经营面积、医疗设备和环保资质方面也有相应标准。同时,还要具备动物诊疗许可证、动物防疫合格证和工商部门颁发的经营许可证。而当下许多宠物医院都不具备相关资质,属于违规经营。

不止于此,宠物医院自身还存在着核心竞争力不足、轻研发、重营销等问题。

再者,国内宠物市场发展仍在摸着石头过河阶段,对于宠物医疗行业还没有制定完善的相关规定。因而,目前宠物医院价格是多是自行定价,导致“一病一议、一议一价”以及“宠物看病贵”现象尤为普遍。以猫狗常见的细小、猫犬瘟等疾病为例,治疗费用一般在三五千不等,而其他费用更是动辄上万元。

宠物医疗支出是仅次于食品的第二大支出,高达465亿元,但初期分散化、无序化经营滋生了诸多问题,而资本入场,又能否解决行业集中度低引发的问题?

头部初显VS地域割据

宠物医疗这门生意如何,还要从蛋糕有多大、分食者的能力来看。

从蛋糕规模来看,虽宠物医院数量大幅增加,但连锁经营的宠物医院数量占比尚不足10%。资本入场、头部玩家扩张的故事还要从大手笔的高瓴谈起。

2016年,高瓴资本开始在国内宠物医疗领域投资,目前其持有超过600家宠物相关企业的股权,其中80%以上是宠物医院。

同时期,宠物医疗行业第一股瑞鹏也在收购和开店中不断开疆拓土。但由于行业竞争的加剧,宠物医疗行业内收购兼并的交易成本水涨船高,瑞鹏集团自2015年起出现了净利润的连续下滑。

2018年,在宠物医疗市场不断收割的高瓴遇见了身处利润下滑窘境的瑞鹏集团,双方一拍即合,组成新瑞鹏集团,成为了首个门店数量超1000家的宠物医疗集团。

另一位本土玩家,瑞派先后收购江苏派特、关忠、皇家、我宠我爱等宠物医院品牌,在去年获得玛氏融资后,市值超过70亿元,市场占有率仅次新瑞鹏。行业龙头高瓴、瑞鹏整合后的新瑞鹏集团市场占有率约6。5%,排在其次的瑞派约2%,三大品牌合计占比不足10%。

除了这三大品牌之外,剩下的几乎都是非连锁的小宠物医院。这意味着,资本助力下的连锁宠物医院扩张受到了一定限制,而以街头夫妻店为代表的中小玩家仍处火热发展之势。

这是因为,相比于宠物食品,宠物医疗提供的是一种更专业化的体验服务,宠物医院地域便利性成为品牌扩张的关键因素。而从三大品牌的分布上,也可以明显地看出地域的品牌隔离。

瑞鹏和瑞派以华南市场为主,高瓴旗下的美联众合、芭比堂、宠颐生、纳吉亚等品牌以华北市场为主,安安宠医则以华东大区为主。

宏观上来看,在一线城市宠物医院扩张天花板即将触顶,成本日渐加大背景下,行业大型连锁机构的主体资源开始逐渐从一线城市转向填补二线三线的连锁市场空白。叠加,二、三线城市的宠物医院依然极度分散,为行业整合提供了契机。

扩张之路仍在交错进行,从2018年以前三国杀到后来老大老二合并成新瑞鹏与外资玛氏加码瑞派的新对阵,宠物医疗行业的头部对垒局势并未缓和。

乐观的前景VS惨淡的钱景

不过,即便是令资本如此青睐的宠物医疗,其盈利也并不乐观。

美国头部宠物医疗领域玩家VCA的净利率为10%,反观国内,宠物医疗行业尚处于初期混战阶段,利润情况或更不乐观。曾经作为宠物医院第一股瑞鹏就在利润端吃了瘪,其2014年到2017年,净利润分别为622。64万、2027。93万、2105。41万、2296。06万,一直未走出生机,甚至在2018年遭遇停牌。

伴随着宠物市场盘面的扩大,宠物医院激增,价格战此起彼伏。数据显示,2019年7月,国内宠物医院达23000多家,这其中超过一半徘徊在亏损和盈利的边缘,甚至是已经陷入亏损。获客成本增加,玩家更加“积极”打价格战,从而陷入利润挤压,生存更加艰难的恶性循环当中。

再者,医疗设备、药品成本高企,进一步加深自身窘境。一方面,医疗设备单价高、维护费用高、更新速度快,但使用频次却低。另一方面,在宠物药品和宠物疫苗上游端,国内难走出可分庭抗礼的玩家,其中超过70%的宠物药品市场份额和90%的宠物疫苗市场份额受外资品牌垄断。

不得不承认的是,宠医行业还将经历很长一段摸索时期,资本入场正在加速行业走向集中与正规化,而消费升级的需求与行业内尚存的空白将共同带来宠物市场未来的增量与变量。资本清洗之后,或可期待能跑出独角兽,让这个身处乱象中的产业真正赢得自己的话语权。


上一篇:“内外”兼修 中国经济“双循环”新格局下保民生        下一篇:没有了
热门搜索
陕西体彩网 秒速赛车计划 128彩票 秒速赛车登陆 128彩票 秒速赛车网站 秒速赛车计划 吉利分分彩 75秒赛车网站 秒速赛车计划